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了堂内所有人,几个长老看着手持钢刀的铁砧,还有已经倒地的无头尸体,心里均是震怖万分。

老实怕事的筑长老当场吓得跌坐在地,米豆牲三位长老也是互相搀扶着向后连退几步,黄白两位金长老目眦欲裂,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你,你,你居然杀了大统领?!你死定了!”黄金长老脸皮抽搐着说道。

“来人,快来人,拿下这个逆贼,一定不要让他跑出去!”一旁的白金长老吓得撒腿就往堂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呼叫着支援。

米豆牲三位长老见白金长老往外跑了,他们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也连忙跟着向外逃。

黄金长老看着逃跑的几人,心中颇为瞧不起,反而盯着堂中刚才押着铁砧的两名统领近卫大吼道。

“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他杀了大统领吗?还不快把他杀掉!”

然而那两个亲卫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完全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守在外面的统领近卫们却已经听到了长老们的召唤,各拿武器向着大堂里面冲了过来,准备捉拿那个杀了大统领的逆贼。

但是还没等他们冲入大堂,那两个刚刚不听命令的近卫却自己行动了起来,不过他们不仅没有对铁砧动手,反而各抽妖刀拦在了门口,趁着其他近卫没有防备的时候,当场就砍死了两个冲的最靠前的家伙。

黄金长老一下就愣住了,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眼前突然叛变的两个近卫,他终于害怕了起来,指着两人一边哆嗦着向后退,一边惊怒交加的说道。

“你,你,你们两个也是汉部落的贼人?!”

戴安娜的私人诱惑

然而那两个近卫根本就没搭理他,而是继续抵挡着从外面冲进来的其他近卫。

就在此时,大堂外面的庭院中也响起了一阵喊杀声,刀剑相击的声音铿锵作响,伴随着不时从四周传来的弓弩攒射声,庭院内外的打斗声还没持续一分钟便彻底安静下来,只剩下几位逃出去的长老惊恐大叫的喊声。

“啊,你们是什么人,快放开我!要不然你们一个都走不出去!”外面突然传来了白金长老的喊声。

“走不出去?呵!没关系,就算老子死在这里,我的儿子也能继承我的军功和爵位,老子死了也值了!”另一个略显粗犷的声音也紧跟着传了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不要杀我们,我们是鑫部落的长老,我们投降,别杀我们,你们首领一定能用的上我们的,我们三个知道鑫部落全部的耕地还有农时,你们不能杀我们!”

“对对对,我们投降,不要杀我们,我知道鑫部落一共有多少牲畜,每年的肉食和皮毛产量,还有耕牛的使用情况,你们不能杀我,要不然你们首领也不会饶了你们的!”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也投降,你们不能杀我!”

庭院里的米、豆、牲、三位长老疯狂的大叫起来,豆长老更是直接吓得都快疯了,只顾着不停的求饶,却没说出自己有什么作用。

“叛徒,你们三个叛徒,鑫部落没有你们这样的长老,你们都去死吧,啊,放开我,呜,呜呜呜呜……”

白金长老亲眼看着米豆牲三个长老在那里投降求饶,气的直接冲了过去开始厮打三人,然而还没等他打上几下,就立刻被铁砧带进来的汉军斥候们拉来了,捆绑之后堵住了嘴吧,便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倒在地上向毛毛虫一样蠕动,嘴里不听发出呜呜呜的挣扎声。

而那三个表示了要投降的米豆牲长老,也没有被区别对待,全部被绑成了毛毛虫塞上了嘴巴。

筑长老倒是个亲汉派,他十分崇尚汉部落的文化,尤其是各种建筑文化,虽然他没去过汉部落,但是他在使团那里见过一些很有汉部落特色的建筑,心里十分想要学习。

但是碰上了眼前这么个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像米豆牲三个长老那样求饶?他表示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资本,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对汉部落的首领来说有什么价值。

因为他的专业就在那里,他就是个盖房子的包工头,然而汉部落的房子比他盖的好多了,建筑技术也要比他强的多,和汉部落的建筑师相比,他才是那个弟弟,所以他没脸,也没机会开口求饶,因为这个时候他也已经被绑成了毛毛虫并塞上了嘴巴,和其他几个长老一个模样。

“你,你们,这是你们早就准备好的?!”大堂里的黄金长老面对这样的局面已经不知所措了,他也开始害怕起来,再也不敢像刚才一样叫嚣了。

铁砧和这些汉军能不能走出清泉谷他不知道,但他明白,就算铁砧他们出不去,也肯定会先把自己砍死?!

“你什么你,老实等死吧!把他拿下!”铁砧根本不想搭理他,对着守在门口的两个手下吩咐了一声,两人立刻就把黄金长老也抓了起来,如法炮制,将他也捆成了粽子。

接着铁砧又叫人过来临时收敛了鑫统领的尸体,准备拿回去给罗冲交差,然后就开始下命令执行清剿行动了。

潜伏进来的二十多个金吾卫细作,还有这次和民兵们一块混进来的三百斥候,立刻开始了对鑫部落高层的清剿,由金吾卫带队,斥候们充当主力,分头去清剿各处。

鑫部落的高层不止鑫统领和那些长老,还有鑫统领的直系亲属,尤其是他的上下三代血亲,鑫统领的兄弟姐妹,还有他的那些子侄,更是成了重点搜捕对象,现在鑫统领已死,这些人就成了最有可能接任鑫统领这个职位的人,如果他们还活着,或者逃了出去,那就算汉部落打赢了这场战争,占领了竹岛,搞不好这些人也会跳出来利用自己的血缘身份搞事情。

万一他们挑动竹岛的百姓到处叛乱怎么办?

反正罗冲是坚决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的。

长老们的家属更是如此,不说什么抄九族、夷三族的吧,最起码三代内的直系亲属肯定是跑不了的,杀不杀的不重要,最紧要的是要先把这些人控制起来,最后给罗冲汇报了情况之后,再由罗冲来定夺。

至于那个倒霉的鑫统领,杀了也就杀了,反正这个人不管怎么样都是要死的,问不问都一样。

另外就是像筑长老这样的亲汉派人士,本来就是大氏族,还是鑫部落的老牌氏族,如果他的直系亲属都能和他一样认清形势,那罗冲倒是不介意饶他们一命的。

毕竟罗冲要的是一个稳定的竹岛,如果能够适当的提拔重用一些当地的老牌氏族,对于竹岛政治局势的快速稳定是有积极的影响的,谁让他们更熟悉竹岛的情况,而且在当地百姓心中更有影响力呢。

搜捕的情况进行的很顺利,那些带路的金吾卫都是跟着铁砧一起来竹岛的‘老人’了,他们已经在竹岛这里生活了两年多,再加上有心刻意侦察,早就把竹岛内的情况摸了个一清二楚,尤其是鑫部落长老和统领这些重要目标的情况。

有了这些带队,再加上三百个精锐的汉军斥候悍不畏死的攻击,一群长老们的家属还有大统领的家属,只用了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全部抓获。

这批人总人数差不多有五六百人,一家差不多是按照百人来抓的吧,还有一些长老的亲属,则是被招募到了兵团里,所以留在家里的直系亲属本来就不多了,剩下的还要等全部俘获那两个兵团之后,再从那些人里面挨个甄别身份。

这场搜捕行动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告一段落,而且整个行动中,也没有引起什么大的反应。

清泉谷的民兵和他们的家属,目前已经都被铁砧带来的民兵给策反了,他们受到鑫部落高层的欺骗,把他们强行绑上了鑫部落的战车,这些人恨鑫部落的高层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阻挡汉部落的行动呢?

另外两个防御谷口的正规军兵团更是连消息都没听说,他们还在紧张兮兮的盯着对面的汉军,根本无暇他顾,后方出了什么事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所以自然就更不可能有什么动静了。

在清剿完成的当天中午,冬日的骄阳正艳,趁着这个好天气,汉部落终于吹响了决战的号角,发动了对鑫部落的总攻。

铁砧坐镇谷内,已经控制了民兵和他们的家属,并让这些民兵还有自己带来的金吾卫和斥候兵一起看押着那些被捕获的鑫部落高层。

他们的任务就是原地防御,看好自己的家人,还有他们的粮食,已经各种生产工具等财产,至于决战,铁砧表示完全不需要他们参与,光是山谷外的一万多精锐汉军就足够撑场面了好吧。

只要这些民兵们不给敌人帮忙,不到处乱跑着捣乱,山谷外的血屠表示自己轻轻松松就能收拾掉那两个兵团。

事实也同样如此,当正午时分,旗杆的影子终于变成最短的时候,血屠终于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清泉谷的两个入口处,虎贲卫的炮营将这次出征带来的二十门野战炮拉了出来,一个谷口放了十门,一字排开摆在阵前,里面装好了实心铁弹之后,立刻就开始了一轮轮的齐射。

不过为了降低敌人的伤亡,好让汉军多抓一些俘虏充当劳动力,炮击时全部装填的最小的一倍装药,用的也是最普通的单发实心铁弹,这样的炮弹打在敌人纵深本来就没有几排的阵列上,实际上能起到的杀伤作用是非常有限的。

不过杀不杀伤的并不重要,血屠表示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好打破敌人的士气和阵型而已。

轰轰轰的炮击声如雷鸣一般响彻山谷的两端,巨大的回声不停的在山谷中回荡,驻守在谷口的两个鑫部落兵团已经全傻了,他们表示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武器,除了兵团里的那些草原人,鑫部落本土的氏族兵是真的没见过这样的武器。

呛人的浓烟伴随着耀眼的火光从那些银灰色的大铁管子中喷出,紧接着便是一个黑影呼啸着砸进鑫部落兵团的阵营当中,单薄到只有三四排的鑫部落守军直接被炮弹无情砸穿,中弹着当场四分五裂被炸上天。

几轮齐射过去,虽然人没有死多少,但那些倒霉死者的死状可是吓坏了所有人,谁见过本来还站在自己身边说话,好好的一个人,下一秒直接原地爆炸?

这样残酷而又让人心生畏惧的东西,容不得他们不害怕。

害怕了能怎么办,只能跑路呗,不管将来要逃到哪,总之要先跑路再说。

然而他们才刚刚开始溃逃,身后的汉部落大军就立刻吹着冲锋号,嗷嗷叫着向他们后面冲了过来。

汉部落实行的咬尾攻击,并且是在各个方面都占据了绝对优势,因此鑫部落最后的两个正规军兵团,连二里地都没有跑出,便被汉部落的两股大军分别包围在了谷口通道处。

再经过一番类似于之前清青峡战斗中的劝降,最后通知铁砧挑着鑫统领的脑袋,并且拉着一众被俘获的长老们在那些兵团士兵的面前展示了一番后。

逃无可逃,生路断绝的两个鑫部落兵团才彻底放下了武器,表示接受了汉部落的招降。

经过一番和清青峡战役中一样的受降处理之后,所有鑫部落的抵抗力量宣告彻底瓦解,鑫部落也彻底终结,成为了历史。

接下来就是日常的向罗冲汇报战况,血屠开始着手兵力布置,安排各个卫所到既定地点驻防,薛青窑也开始组织公审大会,并安排各个卫所的司马们开始着手竹岛六郡各地的政务工作,等他们拿到罗冲的回信以后,便可以公开处决那些竹岛的高层,然后按照罗冲的命令开始执行竹岛的新计划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