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情,您说吧。”

白夜明看着堂祝把他带到了一个四周无人的地方,就知道他所要说的事情,恐怕是要涉及到他们此前那些讳莫如深的秘密了。

“月明。我要跟你说的事情,你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一定,一定不要跟别的人说。”

“我知道您要说的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但毕竟我母亲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母亲的秘密同样也就是我的秘密。是不会拿自己来开玩笑的。”

“很好,这件事情在高层里知道的人也非常的少。具体的情况只有我,阁主,院长,章大人知道。就连陆平他也没有知道的权利。我甚至不能确定我自己一个人做出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到底是对还是错。”

“……”白夜明并不知道怎么去接这个话,他看得出来堂祝眼中的犹豫,以及这份犹豫背后所体现出来的郑重。但是白夜明没有催堂祝,他只是在静静等待。

“你的母亲,她的黄金天赋,是预言。”

“预言?”

“对,预言。”

“预言什么?什么预言?”

“你的母亲还在婴儿的时候就是被宗堂抱养的孤儿。她应该是在荷叶上顺着溪水漂流到了宗堂的附近。没有人知道她的确切来历。遇到她的时候,溪边跨了一道短虹。”

“这就是我母亲名字的来源吗?”

肤白如玉花海里的软萌妹子

“是的。你不要打断我,听我继续往下说。虽然宗堂会收留所有见到的孤儿,但是我们仍然会试着寻找每一个孩子的亲生父母。我们逆着溪流往上走,甚至走到了水流的源头,皑皑的雪山,询问了附近的每一户人家,每一个村庄。都没有你母亲家人的下落。”

“嗯。”原来我的母亲从小就被宗堂收养了,那怎么会?她怎么会叛出宗堂呢?经过实际接触,宗堂并不像是会迫害自己内部成员的样子啊。这样的话我的母亲有什么理由呢?

“我们所有人都很喜欢虹这小妹妹。她就像是整个宗堂的孩子。事实上,我和院长,阁主,还有青山,年龄都差不多。我们在青学的最后几年。也就差不多你现在这么大的时候,你的母亲经常黏在我们的屁股后面玩。那个时候我们都可疼她的,有什么好吃的都想着让给她。”

“不单单是我们,整个宗堂里,没有不喜欢你母亲的人。从她向上十几届,都把她当做亲生妹妹一样。从她向下的十几届,都把她看作为是最为崇拜的学姐。你说,要是她选择留在了宗堂里,又有谁敢动他呢?”

恐怖如斯,白夜明此前只是听他们提过几句,是说自己的母亲是宗堂最为出色的学生。但是他没有想到从堂祝嘴中讲出来自己的母亲对宗堂的影响居然是这么的大。

不过堂祝的呢喃也很有道理呀,宗堂几乎两代人三十年的精英都折服在母亲的魅力之下,她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宗堂呢。

“事情发生变化的开始的那天,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很多人都记得清清楚楚。我们原本以为那天,那天是宗堂的一个大日子,那天会被我们牢牢记住。”

“哪天?”

“那天你的母亲说,她的黄金天赋似乎要觉醒了。在此之前,你的母亲没有表现出她拥有黄金的潜力,这其实是很让我们惋惜的。虽然你的母亲很完美,在各个项目各个学科都很完美。但如果她成为不了黄金的话,就会被困于寿命。”

“困于寿命?但是您不也是?”

“是的,我也不是黄金。如果我是黄金的话,现在不是在剑阁,估计就是在旧大陆等待成为新一任堂祝的候选人了。不是黄金,虽然也可以拥有顶尖的头脑和强大的身躯。但是毕竟无法成为核心中的核心。”

“那,继续,她成为了黄金,这有什么不好么?”

“事后我们总是在想,如果你的母亲没有成为黄金,没有觉醒她那该死的受到诅咒天赋,就平平凡凡的多好,她还会是我们的小妹妹。”

“所以说我母亲的预言天赋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天我们都进入到祠堂之中去见证你母亲的觉醒。在当时堂祝和几位长老的帮助下,你的母亲很顺利的就觉醒了她的天赋,并当众第一次施展了他的天赋能力。她说她见到了未来。”

“见到了未来?”

“是的,她跟我们讲了一些说是即将会发生的事物的片段。那些片段很零碎,时间的跨度也很跳跃。但是后来被一一证明都是会真实发生的。”

“从来没有疏漏吗?我母亲的预言?”

“并不是,我们后来发现了她预言中的一些规律。对于短时间内的预言,一定会非常的准确。而对于中时间来讲的话,预言的越精细,准确率就会越差。但是如果时间跨度较长的话,预言的准确度又会变得很高。”

这很正常。白夜明心想。预言这种东西本身就不会是100成立的,就算有某种明明之间的伟力,可以让我的母亲暂时跳出时间的长河,一窥之后江涛的流向。这些流向仍然是可以被改变的,她看到的只是某一个平行宇宙中可能出现的分值。

时间太近,来不及产生太大的影响,语言就会很准确。时间太远,所产生的影响都会被时间长河的惯性所抚平,预言也会很准确。

所以就只有中等时间跨度内的预言,会受到影响,反而变得不准确。尤其是在预言做出了之后,就会有的人本着好奇的态度去试着改变预言的结果。这种主动的拨乱也会使得最终呈现的未来出现偏差。

不过,白夜明有一些小郁闷。

为什么我母亲是个大预言家,我却一点这方面的天赋都没继承到呢……如果我也有预言的天赋,就不用学习抉择学习的那么辛苦了。

“所以,她的天赋跟我的母亲离开宗堂又有什么关连?为什么又和你们求仙问道扯上了关系。”

“你的母亲,离开宗堂的原因。是由于她做出的最后一次预言,和这个预言带来的风波。你的母亲预言中说:

统治这个世界的神走近了……他将诞生于一个不应该诞生于此的家庭……他将在下一次天灾暴动之前的岁月里诞生……他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为纯粹的力量……”

“神?”

“是的,就是天下间所有势力,都在求索追寻的那个神。而月明,现在我怀疑,那个人,那个在预言中会诞生的孩子,就是你!”

“是我?”

我就是哈利波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