澈轻抚着女儿的发,温柔道“我问了,可是天道没有回答。”

他目光真挚,口吻诚恳中略带宠溺,仿佛事实就是这样。

而圣宁三人皆是一愣,异口同声“没有回答吗?”

迩迩心中一沉,上前一步“敢问陛下,是……没有回答,还是没有结果?”

没有回答,这就是上天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跟昭禾在一起。

可若没有结果,便是上天预示了他跟昭禾不可能在一起。

迩迩问到最后两个字,声音都是颤的,好像在空中飘浮着,他热切地凝视着澈,想要知道真正的答案。

澈能感受到迩迩待昭禾的一片赤诚,他定定地望着迩迩,勾唇一笑“没有回答。待到下一个问天日,我再来问问。”

迩迩敛下了眉,无人知他在想什么。

昭禾则百分百相信父亲对话,上前拉住迩迩的手鼓励道“白洛迩,你放心,下次父皇再来问天,一定会有答案的。”

圣宁忽而出声“在天上耽搁了不少时间,你们先回去吧。”

迩迩看了圣宁一眼,似乎欲言又止,昭禾拉着他的手轻摇“我们下去吧,在上面这么久,我都有些不放心小睦睦。”

清丽脱俗的气质美女图片灵气逼人

迩迩莞尔“好。”

两人便瞬移消失了。

圣宁大步扑过去,搂住澈精壮有力的腰肢,倩目中满是焦急与了然“结果不好,是不是?”

澈不忍欺瞒最心爱的妻子,浑身僵硬,艰难地开口“死局。化解九尾狐特性的方式并不是重塑金身,而是要龙心!”

圣宁倒吸一口气!

她与澈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有默契地读懂了对方所想!

如果不是在天帝天后的位置上,有他们无法摆脱的责任,如果不是担心家人伤心害怕,不忍伴侣孤独终老,更不忍迩迩昭禾知道真相后痛不欲生,他们一定会义无反顾捐出自己的心!

澈一把拉住圣宁,将其撞入怀中“别怕!人定胜天!即便这是一局死棋,我们也要想办法破了它!我们是昭禾的后盾,也是迩迩的靠山,我们自己不能慌,不能怕!”

青丘。

赤红色的金光一闪,仙子般的人物便落在了青丘帝君的御书房里。

“师父!”

小芭见宝座上空空,诧异地四下望去。

师父人呢?

之前听太阳宫出差归去的宫娥提起,师父去了一趟异世历劫,修得中神金身,她喜出望外,便一直想要过来恭喜,顺便一解思念。

可是她初到太阳宫胜任,许多规矩礼仪、行事准则、工作规范都需要她细细摸索学习,实在是抽不开身。

这不,她刚有时间,便赶紧摘了两颗太阳果,从太阳宫一路奔波赶来。

可是师父怎么不见了呢?

小芭将御书房找了个遍,心想,师父难道在洛家的皇宫吗?

她将太阳果放在御书房的桌上,却猛地看见桌上有一条金红色的珠宝做成的龙,威风凛凛、霸气神气、漂亮至极!

小芭心头一跳,放下篮子,将龙拿起细细观摩。

这龙做的太精致了,分量很重,每一处都是极其名贵的珠宝串联而成。

小芭脸颊微红,有些羞赧“师父~原来你这么想我啊?”

可是,细细一想,小芭又觉得不对劲,因为她真身是蛇头,而这模型是真龙头,而且她真身特别特别长,这模型的龙身却比例刚好。

小芭还未想清楚是怎么回事,身后传来一道犀利的声音“放下它!”

小芭回头,就见一个粉嫩如琢的小女孩站在不远处,一脸厉色地望着她。

其实别说小芭了,就是昭禾也万万没想到,怎么会有一个漂亮姑娘站在迩迩的御书房里,还拿着自己的模型?

这时,小芭跟昭禾的脑子里的想法出奇地一致这女孩是谁!她为什么会在迩迩的地盘上进出如无人之境?

小芭凝眉“你是谁?”

可怜小芭是被澈破格提升到太阳宫的,修为不高,也不懂如何看昭禾的真龙之气。

靠近真龙之后,她浑身上下的五感舒爽,也被她忽略在浓烈的好奇中。

“我是谁不管你的事!”昭禾冷面相对,扬起下巴,厉色道“放下它!”

小芭不理“就不放!”

昭禾伸出手臂,轻晃了一下腕间美丽的镯子,小芭看清之后面色大惊!

这不是她送给师父的礼物吗?

这是太阳宫的镇宫之宝,她偷偷拿来讨好师父的,怎会戴在这丫头的手腕上?

小芭将真龙模型收在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又幻出一道长鞭,毫不客气地就要朝着昭禾身上抽过去“你这个小偷!把沐颜还给我!”

昭禾怒从心起,沐颜应主心事而成,绽出长长的火鞭。

一大一小两个女子,便在迩迩御书房的大殿中央打了起来。

大殿的青玉石柱子被抽断了一根,两个女子瞧见,不约而同道“出去打!”

于是,青丘皇宫的上空,便上演了一场大战。

迩迩陪着睦睦、洛杰布夫妇在尊王府的草坪上看仙鹤跳舞,因为小睦睦想吃青丘的糕点,迩迩便想回去取点,但是昭禾自告奋勇地去了。

可是,他们都有瞬移术,青丘的御厨房时刻都有糕点备着,一来一回最多一分钟。

怎的她一去就去了这么久?

迩迩起身,对着洛杰布夫妇道“老祖宗,我回去看一眼,昭禾去了十来分钟,有些不对劲呢。”

倪夕玥赶紧道“快去瞧瞧。”

迩迩点了个头,便瞬移消失了。

回到青丘皇宫,他没见到昭禾,却发现御书房的真龙模型不见了,大殿的柱子也被抽断了。

空中,似有打斗之声。

迩迩面色一变,瞬移而起。

小芭没想到昭禾的本事这么大,她怎么都打不过昭禾,再加上昭禾有沐颜护主,她更无法让昭禾跪地求饶。

而昭禾更是发了狠,步步紧逼“把它拿出来!”

那是她送给迩迩的定情信物,是她的真身模型,怎能落入他人手中?

小芭冷笑,忽而张大嘴巴,万千炙热的火球铺天盖形成火海,直直朝着昭禾的方向涌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