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剑拔弩张,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师兄。”陶蓉儿拦住了玄天枫他们,而后看向了高座上萧然,淡淡开口道:“我跪……”

“师妹。”

“若能救‘姚松’,跪一次又有无妨。”陶蓉儿轻语一笑,脸色有些苍白,娇躯轻颤着要跪伏下去。

“有意思……”看着陶蓉儿如此,萧然戏谑一笑,他已经传音给渝水生了,就算是陶蓉儿跪了,渝水生也会当场废了‘姚松’。

“你是一宗之主,希望你不要食言。”陶蓉儿再次轻语一声,**已经弯曲了下去。

“嗡!”

然,就在此时,屹立在比斗台上的阴阳碑,嗡鸣巨颤了一下。

“陶蓉儿,你敢跪,我就立地成魔。”阴阳碑之中,蓦然传出了‘姚松’的咆哮声。

顿时,陶蓉儿弯曲的双腿,顿时定在了那里,怔怔的看着阴阳碑……

‘姚松’那一声咆哮,在她耳畔无限制的回荡,似是充满了无法抗拒的魔力,让她心灵颤动。

“嘭……”

青春少女学院风连衣裙浅笑嫣然铁轨写真

阴阳碑中传出了碰撞的声音,更准确来说是拳头轰击阴阳碑的声音,因为一道拳印,已经浮现在了阴阳碑之上。

“还没被镇压?”四方一阵骇然,一脸无法置信的看着阴阳碑。

“嘭……”

又是一道碰撞的声响,阴阳碑上第二道拳印浮现了出来。

“噗!”

因为是本命法宝遭受了重创,渝水生当场喷出了一口鲜血,一脸无法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本命法宝。

“给我开。”阴阳碑之中,怒吼声响彻苍穹,第三道拳印浮现在阴阳碑上。

“咔……”

一拳落下,便是清脆的一声响,阴阳碑上竟然显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

“徒手硬憾法宝。”全场尽是骇然之声,就连凌霄阁的人,也是满眼无法置信。

“给我镇压……”

渝水生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而后双手疯狂的掐动印诀,加强阴阳碑中,恐怖的杀戮禁制,要将‘姚松’生生磨灭其中。

“老子什么都不用,一双拳头,打碎你这狗屁的阴阳碑。”阴阳碑空间之中的咆哮声,更为雄浑怒吼。

“嘭……”

话音未落,‘姚松’又是一拳击打阴阳碑。

而这一拳,让阴阳碑上,那一道裂痕无限制蔓。

“噗!”

渝水生一口鲜血喷出,因为遭受强大的反噬,整个身体都沐浴在了鲜血之下。

整个人看去,就是一个血呼啦的人影。

“给我开……”随着最后一声咆哮,‘姚松’一拳将阴阳碑轰开了一个裂口,鲜血淋淋的他,豁然冲了出来。

“神力拳!”

刚刚冲出,‘姚松’便翻手一拳,将那残破的阴阳碑打的粉碎。

这一幕,就这样定格,看着血骨淋淋的渝水生,所有人都为之动容了,被镇压在阴阳碑下,竟然还能冲出来,而且是将阴阳碑打破了。

“这……”太多人为之震惊,无法解释这一切。

“被阴阳碑镇压,徒手硬憾法宝,竟然将其打破,‘姚松’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啊!”

“这世界真是疯狂了,半步元丹的实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这怎么可能。”如此一幕,饶是萧然都站了起来,脸上尽是无法置信的神色。

“雅楠,他的战绩,足以碾压你的高傲了。”杨凌老头儿咂舌了一声,说着还不忘侧看了一眼身旁的杨雅楠道:“你要知道,他还只是个半步元丹修者。”

“是我小看他了……”

杨雅楠抿了抿嘴唇,若说之前‘姚松’的胜出,让她只是微微的诧异,但如今这一幕,那才是货真价实的震惊。

“我就知道他一定行……”

相比杨雅楠,轩辕云玲的脸色,就让轩辕广元他们愕然的多,这小姑娘的美眸中,竟然还有一丝水雾闪过,让他们着实错愕了一番。

这边,陶蓉儿依旧怔怔的看着战台。

“陶蓉儿,你敢跪,我就立地成魔。”

这句话,依旧萦绕在陶蓉儿的脑海中,似是充满了魔力,让她没敢去跪,也没有去跪。

到现在陶蓉儿,都还在眩晕的状态,怎么稀里糊涂,没有一丝一毫的抗拒。

“好,霸道!”李向明他们早已经激动的跳了起来,嗷嗷声响彻天地。

“玄羽阁有此弟子,我心甚慰。”玄天枫深吸一口,双眸中除了欣喜就是欣慰,笑的是无比的畅快。

“姐?”众人欢呼之际,陶蕊儿轻轻拍了一下,还在怔的陶蓉儿。

“蕊儿,他……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陶蕊儿没有回答陶蓉儿的问题,她也无法回答。

“我不信!”

比斗台上已经响起了,渝水生的咆哮声,他披头散如恶鬼,抽出了自己的阴阳剑,而后抹血在剑身,顿时就有符文呈现,自行组合,形成了阴阳鱼。

“阴阳剑!”

已经有很多人,看出了渝水生即将施展的是何种秘术。

“铮!”

对面,‘姚松’也取出了裂云剑,竖剑在前,将鲜血抹在了剑身之上。

裂云剑颤动,有符文显现,飞射而出,环绕着‘姚松’,自行组合成二仪剑。

“二仪剑?”

所有人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便看到了裂云剑,已经汇聚出二仪剑。

“叶飞的不传秘技‘二仪剑’,‘姚松’也会?”

玄羽阁那边,玄羽阁的玄天枫他们,已经看向了叶飞,眼中多有诧异。

叶飞,你把‘二仪剑’法秘技传给‘姚松’了。”

叶飞摇头,微微一笑,“此乃不出秘术,只传叶家人。”

“那就奇了怪了。”众人愕然,再次看向战台。

“你竟然连二仪剑也会。”渝水生显然也看出了‘姚松’即将施展的乃是何种秘法,那本就阴狠的脸庞,显得更加狰狞可怖。

“当日你羞辱我叶飞师兄,今日我就用他的剑,用他的秘术,光明正大的打败你。”‘姚松’声音铿锵,眸光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此话一出,玄天枫他们这才明白过来,之前上台对决时,‘姚松’为什么会借叶飞的二仪剑,原来寓意在此。

他是要用叶飞的剑和他的秘术,光明正大的打败渝水生。

阴阳剑法!

二仪剑法!

众人沉吟之际,‘姚松’和渝水生二人,已经相继动手,各自握剑,遥指对方。

万众瞩目指甲,有符文排列组合,幻化的二道‘无极剑’碰撞在了一起。

“轰!”

顿时,恐怖的轰鸣声,响彻四方。

继而,便是恐怖的光圈,以两个人为中心,急的扩展了出去,会场四周的参天古木,瞬间被拦腰截断,而坚硬的岩壁,却像豆腐一般被斩开。(未完待续)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