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玫,可比景连兮不知道年轻漂亮多少倍了!】

【叶玫,我还是期待和成为一家人。】

【我真是拿当弟妹看的。】

【……】

一声声熟悉的话就从宋辞手机里传出来……

宋辞本来不想那么早放出来的,毕竟叶玫手腕比她想象中要厉害得多,她担心操之过急会坏事,但是她婆婆并不是太相信她,总要拿出证据,让婆婆知道她是真心。

徐丽感觉到脸火辣辣的疼,仿佛被宋辞抽了两个耳光。

她后牙槽咬紧,着急去抓宋辞。

宋辞下意识用手臂去挡,骨头差点被徐丽抓断,疼得脊背被冷汗打透。

景连兮再不明白也看出来徐丽心思,她是在用两个女孩子挑唆离间。

“徐丽,松开小辞!”

景连兮见宋辞挡在她面前,明明柔弱的女孩子却为了护她,疼得一声不吭,顿时怒了。

养眼小清新治愈系萝莉美女写真

她上前扯开两人的手臂。

徐丽被扯得踉跄了一步,又不死心解释:“三弟妹,听我解释,这一切都是宋辞想挑唆我们霍家之间的关系!”

“难道那些话不是说的?”景连兮反问,同时又将目光放在始终中立的叶玫身上。

“……是我说的,但都是宋辞挑唆的。”徐丽辩驳,不想因此就和景连兮疏远关系。

“二婶,怎么能污蔑我呢?这里每一处可都是有摄像头,说谎的人是要进去吃牢饭的。”宋辞隐隐威胁。

徐丽脸色白透了,浑身抖成了筛糠,如鲠在喉。

“徐丽,我没想到我待如同姐妹,居然藏的是这种心思!那看起来之前说的投资也没必要了,我会让慕沉全都收回。”景连兮扶稳宋辞,扫了眼叶玫就要往外走。

闻言,徐丽一下子急了。

“连兮,我是为好!我是看见宋辞是和野男人一起出来逛街!”徐丽满口胡诌,她不信宋辞来这种地方是来买东西给霍慕沉。

“二夫人,说的野男人就是我吗?”姜酒挑了几套儿童版西装,拎着袋子从不远处走来。

“景姨。”

“小九,怎么来了?”景连兮蹙眉。

“怎么是?”徐丽瞠目,还想着要威胁哪个男人来污蔑姜酒。

姜酒站稳便阴阳怪气道:“不是我还能是谁?二夫人,我看这些年体重没掉,就智商掉了,眼神也不好使了,不如我哪天劝二伯趁着年轻体壮,再找一个如花似玉的貌美小娇妻。”

末了,她又补充道:“为分担下。”

“!”徐丽差点被气血了。

“景姨,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否则会被脏了眼睛。”姜酒催促道。

“好,我们走!”

景连兮也不想和她们浪费时间,拽住宋辞,带着姜酒就走了。

叶玫站在原地,眸光深谙的看着她们三人离开的身影,什么话都没说。

默了几秒后,和徐丽道别后,径自离开商场。

徐丽丢尽脸面,也没心思和叶玫浪费时间,摆摆手催促人赶紧走,她也赶紧回家和霍席光商量该怎么办?

M&R撤走全部资源,分明就是要切断他们所有退路。

正当她急匆匆离开商场,要回家时,地下停车场角落里窜出一个戴着黑帽的女人。

她拦住徐丽脚步,“二夫人,不如我们合作怎么样?”

徐丽刚被宋辞摆了一道,完全没心思,不由分说拉开车门,不耐烦的赶人,“滚开!”

女人不依不饶挡住,直接抛出条件:“二夫人不想搞垮宋辞,让霍慕沉一家身败名裂吗?”

“怎么,可以?”徐丽冷嗤。

“我这里有一份报告足以让宋辞身败名裂,帮助二夫人得到想要的,但是作为交易,二夫人也要给我一百万的报酬。”女人低音道。

“一百万?我怎么相信?”

“我可以先告诉这里面的秘密是什么,但是二夫人也要信守承诺才行,一起搞垮宋辞。”女人牙根咬紧。

二夫人来了兴致,笑着问道:“那说说什么秘密?要是秘密值钱,我可以给更多。”

女人唇角牵起,把报告递给徐丽。

徐丽将信将疑的拆开报告,扫过上面的字,唇角勾起大大的弧度,呵呵笑了两声:“宋辞,霍慕沉,这回我看们怎么办?”

她抬头,又继续问道:“这上面说的都是真的吗?”

“如假包换,这可是我用代价换回来的秘密,现在二夫人可以给我钱了。”女人伸手要拿钱。

“钱,我什么时候说我要给拿钱了?”

徐丽坐进驾驶座,就要去拉车门。

女人皱起眉头,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白瓶,呲呲的喷洒了一点白色粉末。

刹那间,徐丽眼神呆滞了,神智也恍惚了。

“现在转一百万给我。”女人命令道。

徐丽木讷的点点头,机械做完全套动作,没有半点理智。

叮叮叮!

卡上显示现金到账,女人才放心收起手机,然后消失在地下车库,嘴角勾起得逞的弧度,心里腹诽:“一个有精神病的女人怎么坐稳霍太太的位置?”

徐丽十几分钟才陡然回神,她晃晃脑袋才低头看见掉在膝盖上的病例,疑惑拧起眉头,难不成刚才的女人没拿到钱就识趣滚蛋了?

不管怎么样,宋辞有精神病这一说足以让霍慕沉再无继承霍家的资格!

徐丽开开心心的回了家,完全忘记刚才的糗事了。

……

商场里。

风波结束了。

一直在暗处跟踪宋辞的保镖在她离开西装店后,第一时间就将发生所有事加上配图发给霍慕沉。

漆黑不见五指的办公室里,只有一簇亮光。

男人撤完所有和霍氏合作项目后,舔了舔舌尖,如同暗夜里蛰伏的荒原莽兽。

他看着霍席光在霍氏管理项目在短时间内股票大面积蒸发,缓缓勾唇,然后扫着匿名发消息的ID:“霍先生的小心肝”,又细细浏览一条接一条的内容,眸子里带着异常温柔宠溺。

小心肝吗?

叮叮叮!

手机隔了一个小时,又发来了消息。

男人意犹未尽的收敛起所有视线,眼里藏满笑意,低头看着消息内容,从喉咙里溢出轻笑,直达四肢百骸。

“傻兮兮的。”

该怎么疼她才好呢?

这样的小辞,让他爱不释手!

她也只能是霍太太!